DSC_0076.JPG 

原文:孩子,我不想教你當個奴才(作者:樂當幸福不良媽媽Antonia Wang)

 

國中一年級的時候,我的教室剛剛好在訓導處旁邊的轉角處,班上有一半的同學,不需要轉頭,就可以一邊上課一邊看到訓導處所有的動靜,訓導處的窗邊總有好大好大的一捆藤條擺在顯眼處,當訓導處有老師拿起麥克風廣播的時候,大家都知道總有人該要遭殃了。

 

會被教到訓導處挨打的同學,很多都是學校中所謂最壞的孩子,老師打不夠換訓導處打,訓導主任通常把同學叫來之後,沒講幾句話,就是一陣的狂打,藤條猛烈的揮動,在空氣中產生出咻咻的聲音,而每次重重的打在同學的身上時,即使不是當事人的我們,依舊能夠感受到那樣的恐懼。

 

有一次一個家長被請到訓導處,那個家長看到自己的兒子站在訓導處的一角,馬上拿了棍子一陣亂打:『他奶奶的,老子花錢養你這個臭小子,竟然不學好,什麼不學給我學打架、混流氓,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那個爸爸越打越誇張,後來連辦公室的椅子都拿來砸了,讓所有的同學幾乎都跑去圍觀,我想,他的兒子當下一定很想乾脆就這樣死了算了吧!?

 

多年之後,我在很奇特的因緣之下讀了政治,讀政治的過程讓我整個思維受到很多的震撼,在修習政治思想學的時候,我的教授是一個鄉音很重的教授,老實說他說話的口音我聽都聽不懂,只知道那本書他唸了二十五年,如果考試作弊照抄絕對會被發現。

 

因為聽不懂老師濃厚的鄉音,所以上課的時候我都在長髮下藏耳機聽音樂,然後把書當成小說看,那時候的我才發現,儒家的思考之所以可以流傳這麼久,不代表它是好的思想學,而是,它是所有統治者最愛的學說,因為孔子的儒家思考,就是在教一個人當個稱職的『順民』。

 

所謂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在教人民不要突破那個階層制度,要守自己的本分,人不是生而平等的,階級是不能打破的。

 

我在想,如果我是君主,我也會推崇孔子的儒家思想,因為只有人們乖乖的不反抗,安安分份當個低下階級,我與子孫的地位才會永遠不受威脅。

 

現在的我,當了母親,我常常看到許許多多的書籍,在告訴父母如何教出一個乖巧、聽話的孩子,我也常常看到很多的補習班標榜著要培養未來的領袖。

 

然而,我卻依然覺得這整個社會,要求的不是在培養孩子當個領袖,甚至不是個具有完整人格的一個人,而是我們努力的在教導自己的孩子成為一個稱職的『奴才』。

 

當 一個主子買了一個奴才時,要的也不過是這個奴才要聽話、要乖、不需要有自己的意見、有耳無嘴、叫了就要動、說一次就要懂、不可以質疑主子、不能跟主子頂 嘴、奴才不聽話就打、奴才不乖就罵、不需要說出自己的情緒、不需要有自己的思考、凡事要忍耐、不能決定自己的喜好、看主子的臉色過日子、做好自己的本分, 其他的事情不要管,雇主可以對奴才有意見、奴才不能有自己的意見,雇主可以犯錯,卻不能被質疑。

 

然而,我們不也是在父母這樣的教育下長大的嗎?

 

我 們要孩子聽話、要乖、不需要有自己的意見、有耳無嘴、叫了就要動、說一次就要懂、不可以質疑長輩、不能跟長輩頂嘴、孩子不聽話就該打、孩子不乖就該罵、孩 子不需要說出自己的情緒、孩子不能決定自己的喜好、孩子要懂得看大人的臉色過日子、凡事要忍耐、孩子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讀書),其他的事情不要管,父母可以對孩子有意見、孩子不能有自己的意見,父母可以抽煙、罵人、打小孩,孩子卻不能抽煙、罵人、打人。

 

一直以來我以為孩子乖、聽話、不吵不鬧就是一個很棒的孩子,這樣理所當然的教育方式,這樣理所當然的標準,卻沒有人去質疑到底我們在教的是一個奴才還是個領袖?

 

孩子兩歲半了,她意見變得非常的多,很多的事情都想要跟父母唱反調,常常讓我幾乎耐心全失,然而,我卻想著國中時候,那樣看著別人挨打的恐懼,時時刻刻的提醒著自己,別用這樣的方法,教育自己的孩子因為恐懼而成為一個乖巧的奴才。

 

就如同我們這些媽媽常常跟孩子說的:『你不需要乖乖的聽話,但是要懂事。』,而我們當母親的也不需要打孩子,但卻要想盡辦法讓他們真正的『懂事』

 

有一次,寒流來的冬夜,女兒堅持在沙發上換尿布,而Benson卻堅持抱她到床上換尿布,女兒不從的大聲哭鬧,Benson抓住孩子打了兩下屁股,女兒哭著大喊:『我要躺那邊換屁屁!』,Benson說:『不行!我說這裡就是這裡!

 

那時候的我走過去,要求Benson對女兒道歉,因為我贊同孩子說出自己的感受與意見,Benson除非有生命的危險,絕不可以強迫孩子的意願,而且,不管如何,打人的人就是不對,就該道歉,不管他是父親還是長輩或是高官,都必須要為打人付出代價。

 

在家的我,常常跟孩子爭辯不休,兩歲半的她有時候要我去某個地方、做某些事情,我都會跟她討價還價,她表達她的情緒與意見,我也表達我的情緒與意見,我不想被她控制,我也不想委屈自己,更不會想要控制孩子的一舉一動,即使她話懂得不多,在我家每天就像在辯論會般的熱鬧

 

我是從孩子出生的那一天,就把孩子當個大人在對待,她做的任何事情都必須要自己去承受那些後果,我努力的尊重著她的意見,我努力的引導她自己去思考,我努力的抱著她走在路上跟她說每一件事情,我努力的讓她『懂事』,並欣然的讓她挑戰我的一切。

 

我常想無論是中國人或是台灣人,從來沒有在真正完完整整的民主體制下成長,我們被逼著去學習當一個『順民』,我們被逼著去當一個不需要質疑的人,我們被政治人物教育著『不談政治才是高尚』,卻不去質疑為何要去遵從那些『沾了滿身政治的政治領導人』?

 

因為不懂政治,就不會質疑,也不會懂得該反抗與爭取自己的權益,也就不會危急到威權領導者的地位。

 

我們從小就被教導著要乖乖、要聽話、要往東就往東、叫往西就往西、不吵不鬧、不需要有自己的意見、有耳無嘴、叫了就要動、羞於說出自己的感受與情緒、不要管政治、孩子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讀書),其他的事情不要管,我們被教育成一個順民,一個好用且懂得忍耐的奴才。

 

然 而,當我們希望孩子將來有自己的路、有成就、當一個領導者、當一個領袖時,卻忘了,所謂的領袖,就是不願意忍受現狀、敢挑戰制度、敢說出自己的想法、敢去 思考、敢去質疑,敢去發覺、敢去挑戰環境、敢去打破傳統、敢不聽話的去走自己的路、敢去夢、敢去想、敢去領導別人、懂得政治、懂得商業、懂得佈局的人。

 

這些用在領導者身上該有的特質,如果在一個孩子的身上同時被擁有,就會被認為這是一個非常不乖且沒禮貌的孩子。

 

現在當我看著孩子倔強的堅持自己意見時的臉,我好想告訴孩子。

 

親愛的孩子,妳的母親我是被要求當一個乖孩子長大的,多年來,我在意著別人的想法、被要求聽話、被要求忍耐的成長,這一路來我一點都不自在,一路跌跌撞撞的走過。

 

因此,親愛的孩子呀!

 

妳的母親我,雖然不知道該如何教導妳成為一個領袖,但是,身為妳母親的我,會如此的警惕自己,千千萬萬,別把妳教成一個稱職的奴才。

 

創作者介紹

老GY

crazyj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