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異議的聲音發芽

文/咖塔

 

  從烏鴉邦2006年開始運作以來,歷經幾次的轉型和重新定位,逐漸有來自不同 地區的高中生和大學生加入我們的行列。我在2007年加入烏鴉邦,同時加入輔大黑水溝社,開始接觸不同的議題,參加討論會和行動。我相信有不少人和我一 樣,對於自己想做的事與周遭環境的氛圍互相衝突,而感到困惑:作為一個異議份子,我總是與師長意見相左,到底哪一條才是正確的道路? 


  回顧過去,我發現國高中六年的教育給了我許多學術知識,我可能熟知中國三四千 年的悠遠歷史,我知道氣候和地形如何互相影響促成不同特色的文化,我學會開根號解方程式,我知道做人應該要有禮貌、誠實、勤勞、勇敢,但學校從來沒有教我 要如何面對發生在我身邊的不公平、不正義。


  2009年六月底,澎湖縣馬公高中一名學生因為該校的政策,在校內發佈新聞 稿,要求校方正視校園民主,卻遭到校方威脅要記過處分。上大學之後,因為加入輔大黑水溝社的關係,經常要面對學生權益和校方權力之間的拉扯,例如天主教輔 仁大學公開表示不推動性平法、學生宿舍規定帶有性別歧視意味、同志社團因「不符合輔大天主教的宗旨」不予以成立、學期末無預警將女學生趕出宿舍、強行進入 學生社團辦公室拆除布條等等。


  對於這些不正義,我們發起遊行、連署、甚至是抗議活動,要求學校正視問題、出 面負責。面對這些拉扯,我經常感到困惑,因為內心深處我了解我在做的事情攸關學生的權益,但師長和校方的阻撓讓我感到猶豫,有時候甚至會有種錯覺以為其實 是我錯了。在與副校長、主任秘書和課外活動指導組組長談話的過程,我一直感到惶恐不安,好像我就是這樣標新立異,就是這樣的桀傲不遜,因為從小到大老師只 教我們要尊敬師長、聽從師長的教導,我所受過的教育從來不曾教我要如何批判、反抗師長。


  但是實際上學生的權益的確受到侵害、性別不平等、安全不被保障。而當我發現我 無法副校長、主任秘書和課外活動指導組組長對等溝通(因為不管怎麼樣他們腦袋的邏輯永遠都不會變),又看到環保署為財團護航、政府驅趕都市原住民、農民被 奪走賴以維生的土地、促使薪資不斷降低的實習方案不停推出,我開始理解到我所處的社會,正是因為有這些我應該尊敬的師長、這些我應該尊敬的政府官員,才會 變得這樣亂七八糟。


  並不是說所有的師長都不值得尊敬,或是我們不應該聽他們的教導,而是我們所受 的教育只替我們指出了一條路,從來都沒有告訴我們,我們還有其他選擇,我們有權力發出異議的聲音。面對教育制度、宿舍制度、學生權益…,對於各種議題,每 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而烏鴉邦從初期的網路論壇討論形式,到今日的實體討論會和行動,就是我們發出不同聲音的方式和管道。同樣的,輔大黑水溝社也是如此, 我們舉辦社課、講座,參與社會論壇、社會運動,我們用討論和實踐發出異議的聲音。你的想法或許和師長意見相違,但絕對不是一無是處。期待你加入烏鴉邦,跟 我們一起開闢一條新的道路!讓我們一起灌溉,讓異議的聲音發芽!

 

關於文章內所提到的種種事件,請參考

 

 

原文

創作者介紹

老GY

crazyj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