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沒有網頁可以顯示-從新加坡看臺灣民主價值

新加坡雖然堪稱強大,但身為臺灣人的我,可能偶爾會羨慕日本有錢,可能偶爾會羨慕南韓電子產業發達,可能偶爾會羨慕美國錢淹大腿,但是我絕對不會去羨慕新加坡,這並不是貶抑新加坡的成就,而是在新加坡光鮮亮麗的外表下,有一些地方是臺灣媒體不會告訴你的。


新加坡獨立


關於新加坡被迫獨立,其實是新加坡馬來亞皆屬於英國前殖民地,在脫離日本統治後,分別取得自治地位,決定一同成立一個叫馬來西亞的新國家。

不過新加坡與馬來亞合併後,馬來西亞聯邦政府與新加坡自治邦政府在經濟等多項政策上很快就產生嚴重的分歧。許多馬來亞人嚮往對他們較為有利、而對新加坡人不利的政策,因此引起兩大族群的紛爭、動亂。

一 九六四年,新加坡發生種族騷亂,李光耀政府藉此指責馬來西亞首相與聯邦政府試圖推行「種族沙文主義」,企圖使馬來人在聯邦內享有特殊高等待遇、對新加坡人 視之為次等公民,並在幕後煽動在新加坡的馬來人反對新加坡自治邦政府。馬來西亞聯邦政府高層則對此十分反感,因此新加坡問題就成了馬來西亞最頭痛的問題。 政治領域、選舉席次也彼此互相杯葛,馬來亞人與新加坡人的意見分歧也愈來愈大。

隨後雙方多次協商未果,導致馬來西亞政府在一九六五年將新加坡逐出馬來西亞聯邦,於是新加坡共和國被迫獨立而形成一個新的國家。相對其他尋求獨立的國家而言,新加坡的獨立其實是一場意外,因為他們完全不想獨立建國。

當新加坡被迫獨立時,新加坡人彷彿面臨世界末日,蓋因當年新加坡土地小、資源少,被馬來西亞放逐等於宣判了未來悲慘的命運,這使許多新加坡人難以接受獨立的事實。

白 話翻譯:高級馬來人,和低級新加坡人共同組成一個國家,高級馬來人覺得政治經濟政策都該以優惠馬來人為主,而新加坡人就不爽,兩邊每次投票都吵個不停、政 治也鬥爭不斷。於是,高級馬來人就不爽,說「幹,這麼愛靠北,那你們滾出去,自己成立一個國家吧,老子才不想跟你同一國。」於是新加坡就獨立了。

好,我知道這跟臺灣政治有一點像,幸好我們還沒那麼慘。


新加坡的總理


在新加坡還是英國殖民地時期,李光耀就 積極主導新加坡自治,結束日本佔領後,對於和馬來亞共同成立新國家也不遺餘力,在馬來西亞聯邦時期更為新加坡人喉舌,在新加坡人中擁有極高的聲望。直到新 加坡被迫獨立,李光耀也順勢成了新加坡共和國的領導者,李光耀的崛起,也就影響了新加坡未來數十年的政治傾向與政治體制。

於是在新加坡獨立初期,身處這個風雨飄搖的環境下,李光耀為安定民心、穩定新加坡局勢,積極推動經濟改革與發展,在其任內推動了開發裕廊工業園區、創立公積金制度、成立廉政公署、進行教育改革等多項政策,成功使新加坡在三十年內發展成為亞洲最富裕繁榮的國家之一。

由於李光耀的聲望與付出,帶領新加坡人脫離貧窮困頓,成為東南亞先進國家的代表,使新加坡人對其相當感佩,卻也因此開創新加坡強人政治的濫觴,成為開明專制的代表。


新加坡的廉潔


西方媒體對新加坡的印象是不夠民主,稱新加坡不只是一個國家,更是李氏企業,新加坡的嚴刑峻法是為了鞏固其統治、高薪養廉是不願讓人貪污掉應屬於李家的財富。李光耀本人的兩個兒子都在政府中擔任重要職務,大兒子李顯龍為現任總理,小兒子李顯揚曾任最大國營企業新加坡電信的總裁兼CEO。

李顯龍的老婆何晶擔任財政部資金管理局淡馬錫控股的董事,西方財經媒體對這種「國家私人化」的情形諷刺了一番,結果被李光耀控告,不用想也知道是誰贏了。

李光耀的兒子李顯龍接任總理以後,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再度發表文章,對新加坡這種世襲式的傳承痛罵了一番,結果,李光耀威脅訴諸法律,後來《經濟學人》就發表道歉。不過呢,主要是《經濟學人》在新加坡設有地區總部,因此新加坡的法律對此有司法管轄權,所以不得不道歉。

雖然新加坡相對於臺灣,擁有高效能與廉潔的政府,這似乎是所有臺灣人民所渴望的、艷羨的,然而透過對新加坡的介紹我們可以得知,新加坡燦爛光芒下的陰暗之處。

新 加坡的政府特點是廉潔,但廉潔是基於政府機關、公營事業、獨占企業通通把持在李光耀一家人手中。換成臺灣來看,就是中華電信、銀行、鐵路局、公路局、菸酒 公賣局、捷運公司、台鹽、中鋼……所有企業主管通通都由總統一家人擔任,政府廉潔同時也是要求員工對「李氏企業」廉潔,決不容許有人貪污公司的錢財。

因此新加坡政府雖然廉潔、在國際清廉度評比往往奪得高分成績,新加坡人也引以為榮,但國際評論家卻將之譏諷為「李氏企業內的員工管理優良」,並不認為這是國家政府值得驕傲的一環。

新加坡的人民百姓,一輩子就是為了李家打工賺錢,然後讓李家的人擔任高官、總裁,如果你想賺錢,那就加入李氏企業這個體系,他們就會分你一點糖吃,但絕對不允許你貪污李氏企業的財產,這樣的廉潔,我們能推崇讚許嗎?


新加坡的法律


很 多臺灣人看到新加坡法律的嚴苛,在面對層出不窮的社會新聞時,往往會痛罵法官、法務部長的無能,而嚮往著新加坡的嚴刑峻法,認為治亂世應用重典。對於這 點,我一半認同,一半反對,我認同對於販毒處以重刑,也認同關於一些生活素質的法律,比方說在新加坡隨地吐痰,第一口罰新台幣兩萬兩千六百元,第二口加倍 罰款,以下類推。

不過新加坡的法律當真這麼歡樂嗎?

提起新加坡,一定會有人提到Michael Fay這個美國青年在一九九四年時,於新加坡破壞路邊汽車、並胡亂塗鴉,結果被判處鞭刑這件事情,來為新加坡的法律背書。但是在讚揚嚴刑峻法的同時,也應該衡量一下法律的制定背景,以及同樣一條法律「還可以拿來限制些什麼」。

根據一九六七年,李光耀在律師公會所發表的《革新法律肅清貪污》表示:塗鴉可能會宣揚反政府的文字,而只懂英文的法官不會瞭解其煽動文字會帶給社會多大衝擊,因此,宜施以重刑。

換 句話說,此條法律主要的目的是限制反政府思想的存在,當出版業、廣電傳播業全部掌握在政府手中時,新聞媒體、書本絕對不可能出現對政府不利的言詞。然而街 頭上的傳單呢?塗鴉呢?宣傳文宣品呢?這些可能出現反政府言論的地方,就由市容管理這條法律來規範,也就是拿鞭刑來嚇阻反對政府的言論。

這也是美國當年抗議的理由之一,因為新加坡政府之所以控告Michael Fay並不是因為塗鴉是多大的罪行,而是欲藉此來對企圖發傳單、塗鴉反政府的思想一種殺雞儆猴。新加坡法律制定、執行嚴苛的理由之一,在於打擊異己,而這也正是人民行動黨得以長期執政的理由之一。

六四天安門事件時期,李光耀甚至公開力挺鎮壓學生,認為鎮壓行為與人權無關,乃維護國家穩定和平的必要手段,引起輿論譁然。

人權、民主,從來都不是新加坡關注的目標。

在打擊政敵方面李光耀毫不手軟,自獨立後就一直維持有效的《國內安全法》授予政府在必要時「不經審判」即得以「無限期拘禁」危害國家安全的人士。

這 條法律看似光明正大,但實際上怎樣叫做「必要時」怎樣又叫「危害國家安全」這些全由新加坡政府,或者說人民行動黨說了算。這條法律不僅授權政府可以逮捕任 何人,同時還不需要經過審判,再者,就算經過審判又如何?大家可別忘了,要成為新加坡的公務人員,也就意味著法官是由政府栽培提拔的、領取政府的薪水,換 句話說,多半不會有人做出對頂頭上司不利的判決。

新加坡的嚴刑峻法看起來很受百姓認同,但是當他翻臉過來對付不同思想的人士時,他又搖身一變成為一道殘酷的惡法,而長期支持嚴刑峻法的新加坡人,早就被溫水煮青蛙了。

透過司法手段打壓反對的聲音,一直是新加坡的拿手好戲,許多反對派因此被迫退出政壇或移民他國。在新加坡國內,雖然反對派的聲音一直存在,卻始終不能成為主流。新加坡政府對付知名異議人士徐順全,就是控告他誹謗,然後再由法院判決有罪,迅速執行,並扣押其財產,使他一文不名。

新加坡百姓從未將這些民主派人士當作一回事,多半只認為他們礙事、是來亂的,已被新加坡政府體制化了。


新加坡的選舉


新加坡政府除了把反對黨領袖給告到破產,走投無路之外,也會用公共建設來施加壓力,讓選民不再投票給反對黨,用臺灣的話來說,就叫行政不中立、政策綁樁。

比 方說反對人士得票率過高的地區,地鐵建設就會故意繞過你家,使你不得安寧。再來,由於新加坡地小,一般民眾都沒有私人汽車,都是搭乘公車、地鐵出門,因此 當選舉結果使政府不滿意時,經過你家的公車路線就會減少,使你出門相當不方便;還有選舉前突然重新劃分選區,這種會被戰到爆的事情,新加坡可是沒有媒體敢 拿出來抗議的。

在政治控制的領域,新加坡政府禁止拍攝任何與政治有關的電影、出版任何與政治有關的書籍。同時,每次大選的選票,上面都有編號,每個人領自己編號的選票,選舉監票是很常見的事情。

新加坡政府在選票上面加上編號,檯面上的理由是「避免作票與選舉弊端」,可是呢?這招拿來騙騙別人可以,想騙臺灣人的話恐怕還嫌太早,臺灣人早就很清楚政府在玩什麼把戲了。


新加坡的高效率


新加坡的政府雖然以高效率聞名,但高效率的背後同時也宣示著獨裁的存在。事實上民主政府的效率絕對比不上獨裁政府,當人民的意見都不再是意見時,政府的效率當然高昂。

新 加坡的一黨獨大制使得政策執行的效率相當驚人,在一般民主國家一個法案通過後,大部分都會定個時間再執行,所以顯得成效不彰。好比臺灣如果要建設一條高速 公路,必須先購買土地,那就必須先與居民協商承購價格,再來要安置居民,規劃他們新的居住地。但新加坡只要政府下令,百姓就只能默默承受。

也 就是說新加坡的高效能在於沒有任何監督的反對黨、沒有任何可以發聲的管道,所以執行起來效率特別驚人,儘管效率驚人,但多數享用政府建設利益的人根本不會 聽到少數人的哭泣聲。因為通常當我們是既得利益者時,並不會想到有多少人要因此流離失所,說不定反而覺得他們不肯搬家蓋路、不肯配合遷居,都是為了作亂、 礙事……,相較之下,新加坡的高效能,其實正顯示了獨裁政權的可怕。

抹煞反對的聲浪,往往是提昇效率的最好方法,當人民百姓的意見不再需要被傾聽,不再有發聲的管道,當政府拆掉你家、徵收你的田地,都不用經過你的同意時,政府執行起任何決策都將無往不利,而這些,是臺灣能羨慕的嗎?

民主制度不會是效率最高的制度、也不會是最廉潔的制度,然而他卻能使最少的人受到傷害,這就是民主的價值所在。


新加坡的精英制度


新加坡雖然擁有廉潔的政府,但社會資源分配並不均勻,其廉潔來自高薪養廉,也就是說以高額的薪水來提昇因貪污丟官去職的風險,使官員不必、也不敢貪污。

據調查,新加坡高級公務人員薪資最高可以達到月薪四百萬新台幣,然而這些少數精英的薪資卻由所有納稅人負擔。所有想當公務人員的人,都必須經過嚴格的考試,以確保公務人員的水準,我們都明白學歷並不能真正代表一個人的能力,不過在崇尚精英制度的新加坡學歷就代表一切。

同時,身為公務員,也就意味著加入了人民行動黨的權力核心,將所有精英都納入這個政黨組織內,就不容易使人才流向反對陣營。

李光耀甚至曾倡導大學畢業的女性,應該選擇同樣教育程度的配偶,以確保他們的下一代也擁有「高智商」。不過,這項政治宣傳畢竟太過匪夷所思,頗有希特勒的味道,國內與國外都不受好評,最後作罷,但李光耀本人卻依然堅持其立場正確。


臺灣價值


我們必須體認到,民主的價值就在於全民參與,不論這個人是鄉下人、是挑大糞的,或是大學教授、國際知名學者,每個人都只有一票,也都只代表他自己的選擇。

不會因為多讀了兩年書,就比別人多更多的選擇,不會因為我今天有錢,投票就可以多出兩票,民主制度確保了不同階級、不同種族、不同文化、不同信仰、不同收入的人共同的參與公眾事務的權益,這就是民主的價值。

我知道有不少人會想,某某官員都是腦殘人士、愚民選出來的,為什麼我們要服從他?某某政治人物的得票區都是種田的鄉下人,為何我們這群有讀過書的人,要接受鄉下人的代表來治理,臺灣的前途怎能決定在這群沒讀過書的人手上……,說實話,臺灣有這種心態的人絕對不是少數。

不 過如果你認為,國家本身就該是由精英統治,而精英的眼光看的比較長遠,而種田人、挑大糞的人,沒有什麼資格提出他對國家的見解,他們該做的就是接受精英正 確的選擇,聽話服從,而不是以鄉下人的邏輯來阻礙精英的決策,那麼這個國家,不論有多好的選舉制度,它終將走向獨裁社會。

如果你認為,精 英也不過是平常人,即使多讀了幾年書、留過洋的也一樣是人,他們也有缺點,也會犯錯,而鄉下人可能在不同的角度看事情時,能有他獨特的見解,這些是精英們 可能無法體會的,所謂的精英並不會比鄉下人了不起……,那麼即使生在獨裁國家,終究還是會萌發出民主的思想。

如果你看到有人的意見與你相 左時,第一個反應是,也許他的成長背景與教育思想不同,所以我們意見不同,那麼民主教育就真正紮了根。反之,如果你認為,與你意見不同的人只是對事情見解 太低落、太膚淺,他應該聽聽我這個「受過專業訓練」的高手指點,那麼獨裁的思想就駐在你心中。

同理,政治也是,如果你壓根兒認為除了政府精英,沒有人可以參與公眾事務,如果你認為這些鄉下人既然不懂,那就該乖乖聽從政府精英的領導,而不是一味唱反調、鄉下人給我閉嘴,歐巴馬,那麼不論你講的多麼冠冕堂皇,終究還是掩飾不了骨子裡的獨裁。

拿這段去對照我們的不同兩黨的政府,是不是很有感觸?

我 想說的是,任何一個獨裁國家都不會反對選舉的存在,只要選舉的結果如我所預期,而不會有反對意見抬頭,那麼辦個選舉,宣示我們擁有民主,又有什麼關係?我 們可以宣稱這是「中國式的民主」、「新加坡式的民主」,只是這樣的民主,只是拿來給人看的樣板民主,並不是真正落實了民主。

所以我認為,在新加坡與中國,選舉的存在並不意味著民主,反而能很諷刺的從操作選舉手中,看出一個國家獨裁的本質。

臺灣當然很不好、當然有很多缺點,當然很多垃圾政治人物,當然很多治安敗壞、道德淪喪。新加坡也有很多地方值得臺灣去學習與效法,更有臺灣難以企及的優點,但是,對照起來,我並不覺得新加坡活在這種假民主之下,會有多值得臺灣人去艷羨與憧憬。

新加坡固然有他的優點,但平心而論,我不希望臺灣成為下一個新加坡,因為專心賺錢,乖乖聽話,不准講話,這就是中國所希望統一、希望建立的新臺灣。

當 我問起我新加坡的朋友對他們政府的看法時,他說,對一般民眾而言,人民行動黨的行為有時確實有可議之處,但扣除人民行動黨之外,也沒有任何可以選擇的對 象,而且人民行動黨這些年來讓新加坡經濟繁榮、治安良好,確實沒讓他們失望過。他們擔心捨棄人民行動黨,會換來一個怎樣的政府,會不會換來自由的結果是失 去經濟發達與治安,所以他們選擇失去部份自由,過著現在這樣的生活。

我不能以我自己的觀點去評論他選擇的對錯與否,我只覺得假如自由是可以拿來販售的、拿金錢與經濟來衡量、只要我乖乖當個籠中鳥就能換口飯吃,我覺得這樣的人生是很可悲的。

選 擇經濟繁榮,但政府有無限的權力、不用理會百姓的意見,跟選擇自由,即使自由民主帶著紛擾,但我們能換掉我們不滿意的領導,我寧可選擇自由,即使被認為是 唱高調,我也不想輕易出賣我的自由與尊嚴。何況這個世界並不是「獨裁就會有錢,所以要學新加坡獨裁,民主就會窮,所以不要學臺灣民主」這麼簡單的二元論。

我們必須體認,中國與新加坡的獨裁,本質上並無太大的差異,只不過新加坡以較溫和的手段來進行,而中國比較強橫而已,但不論溫和與強橫,都掩飾不了這兩個國家獨裁的本質。

領 導者現在開明,不表示永遠開明,現今新加坡的領導溫和,不表示未來不會強硬專斷,新加坡的人民只能將希望寄託在日後的領導者都溫和、都開明,而不能將希望 寄託在自己身上。身在民主社會的臺灣固然帶點紛擾,固然讓我們厭倦鬥爭,但在看不爽政治人物的情況下,我們能用選票叫他下台,能在媒體、在網路上臭罵,我 們能將希望寄託給自己的選票,能將臺灣的未來寄託給自己,而不是虛幻的奢求我們的總統生下一個英明果斷的接班人。

有人說,即使臺灣自豪民 主,說穿了不過是狹隘的藍綠二選一,根本沒什麼好驕傲的,但我想說,世界上你舉的出來的民主國家,有不少都是兩、三黨獨大,美國有民主黨與共和黨,日本有 自民黨與民主黨,英國有保守黨與工黨,換臺灣的話說,這些國家也是藍綠二選一,那麼他們有比較不民主嗎?

為什麼一樣是「藍綠二選一」,別人可以自豪民主,而我們卻要為民主感到蒙羞?就算今天臺灣的民主顯得有點失敗,但仍不抹煞他的最大功能——選擇

翻開任何課本,可能都會告訴你民主就是要選「好」的,實際體驗過後會告訴你,民主要選「相對好的」,講難聽點,就是要在爛蘋果內選一顆不那麼爛的。

聽 起來似乎很讓人沮喪,不過我認為,這就是民主可貴的地方,你不需要期待一個完美的候選人參選,如果非得等完美的候選人參選,大家才投入公共事務,那麼民主 永遠別想推行。相反地,我們之所以要選比較不爛的蘋果,就是要告訴落選的那一方「因為你比對方爛,所以我不選你」,所以敗者如果要勝選,就必須盡量做到 「比對方不爛」,如此長期下來,選舉自會選出日漸進步的政黨。

勝選的本質不在於讚頌勝選者,而在於懲戒落選者,告訴對方你這麼做已經失去了民心,而當大家都能接受「做不好便下台」這個遊戲規則時,儘管你不見得全盤認同,但民主已經在推行中、已經在日漸成長中。

反 觀臺灣選舉,客觀點來說,民進黨與國民黨上台,難道真是因為他們做得好?不,我坦白告訴你,每次選舉大家都是因為有一方做得不好,民眾才會換人上台。而在 這樣的過程中,兩黨至少都會心知肚明,怎樣的作法會引起民怨,怎樣的事情會讓支持度大跌,這些也就是民主社會所彰顯的價值。

貪污事件,讓民進黨支持度暴跌;救災事件,讓國民黨備受責難,反應在民眾觀感與問卷調查上的支持度,弄到兩黨都要出來滅火,這不也說明了即使是政治紛擾的臺灣,政治人物依然要面對支持度的考驗?

如果在新加坡,如果在中國,支持度三個字能吃嗎?

政 府需要出來滅火,政府需要出來道歉,政府需要出來解釋嗎?民主國家與獨裁國家最大的分野,就在於民主國家需要接受群眾的檢視,因為他知道「做不好,很可能 會下台」。民主與選舉,並不是要選出完美的人,因為這個社會不存在完美的人,但是民主制度透過「要比對方好一點」的落選懲戒機制,能逐漸讓大家變得完美。

你可以冷眼看臺灣,說臺灣只有藍綠可以選擇,但我想說,至少我們有藍綠可以互相制衡與懲戒,而新加坡、而中國,根本沒有正確的懲戒機制來制衡這個政府。

很遺憾我們沒有完美的候選人,但很慶幸,我們也不需要完美的候選人,儘管沒有人可以完美,但在不斷改進之下,我們可以一天比一天更接近完美。

我始終認為臺灣有一個價值無可取代,雖然常常被濫用、雖然常常造成社會紛擾,但無論如何,我相信這是它成長茁壯的必然陣痛期,我不會反對它的存在,它是再多金錢都換不來的瑰寶,他叫作:民主思想

參考資料:新臺灣新聞週刊《臺灣民主歷程,徐順全讚嘆》、國家政策論壇《亂世用重典?--談新加坡的鞭刑制度》、維基百科新加坡李光耀徐順全條目。

創作者介紹

老GY

crazyj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unChen
  • 我們八月中旬要帶著歡喜的心情,去新加坡旅行,慶祝交往一週年。
    如果這篇文章內容無誤,我很感謝作者讓我更加了解新加坡的另一面,而且是鮮少人知的另一面,感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