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5039.JPG  

沒錯,說到年底就想到跨年啊!想到跨年就不得不把去年的跨年拍的蠢照拿出來回味一下......

順便一提這不是我的制服,想要打我的人可以省省力氣了......

 

crazyj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1229871799339.png

聽說明天是淡商的軍歌比賽,這類型的競賽在台灣許多的高中職行之有年,至少以我自己讀過的兩間高中職,都有類似的活動,一般都是一年級新生強迫參加,由二年級的學長姐負責訓練,通常會有一些模仿軍人行軍的基本教練動作,模仿軍人的口令、踢正步等等...搭配演唱校歌和軍歌,以及一些精神答數和班級口號。

大部分學校都視這類型活動為一種傳統,也沒有想要取消的意思,追溯其起源,大概可以回溯到戒嚴時代,為了老蔣反攻大陸的大夢,希望全民能在最短的時間投入戰場,因此在校園推動軍訓教育,以及軍訓教官駐校管理學生等等措施,簡單來講就是所謂的軍國主義。

然而非常弔詭的是,時至今日,台灣已經漸漸轉型成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但是這類上個世紀軍國主義加威權統治的遺毒在我們的校園中仍隨處可見,試想一個學生每天到學校除了上課以外居然還要佔用已經少之又少的課外休息時間學踢正步、唱軍歌,這是一件多沒道理的事情?但是大部分的人居然還可以一派輕鬆的跟你說「這是傳統」或者「這也是一種學習」,千言萬語也不足以形容這其中的荒謬!不得不讓我想起野草莓運動時的一句口號,這簡直就是「戒嚴傳統,全新感受!」

從比例原則的角度來看,一個行政行為的利益和弊害不可以明顯失衡,例如不能因為山上有山豬傷人就封山開坦克車去抓山豬,學校培養學生愛國情操和凝聚班級向心力並沒有不對,但是佔用過多的課餘時間練習,已經影響學生日常作息,因此我們可以說這項措施是違反比例原則的。

crazyj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5516335_afd922f608cafe4986599cdd1b6eb625.jpg

話說前幾天我之前參加比賽的獎狀終於寄到我家了,因為這個比賽是教育部和法務部合辦,所以獎狀上同時有教育部長和法務部長這兩個顧人怨傢伙的名子。

還沒收到獎狀以前我就一直強調我不想上台受獎,但是老師說要記功還是要獎狀,我只好還是把他帶去學校給老師了,結果弄一弄又變成要受獎,我跟教官反應也無效,他們只說行程已經排好,叫我一定要到,真是令人無言...

雖然孔孟思想一直告訴我們要中庸,但是我們這個民族不管作甚麼事還是喜歡搞到街頭巷尾都知道,不管婚喪喜慶還是廟會或選舉也好,一定要敲鑼打鼓搖旗吶喊,搞到方圓30公尺內的人都無法睡午覺,這除了很沒意義以外,也是強迫把自己的價值觀加到別人身上的一種疲勞轟炸。

這也是我拒絕受獎的主要原因,姑且不管升旗這個威權象徵的行為本身就一點道理也沒有,我相信台下應該也沒有多少人是自願來這邊看我領獎的,那憑甚麼他們要被迫在台下看一個素昧平生的人來這邊領獎?你家的榮譽干我屁事阿?這就很像結婚在路上敲鑼打鼓放鞭炮,他們自己很爽,但是想睡午覺的我卻只想拿ak掃射他們是一樣的意思,只是一堆沒有意義的疲勞轟炸。

crazyj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canstock2492965-3.jpg

話說自從運動會結束後就一直有再提普通科沒有科學會這一件事情,終於第一次段考結束後二年級導師開始有舉行科學會選舉的規劃。

但是因為之前狀況一直不是很明朗,加上肯尼好像有意要選,我也就沒多注意,直到最近一兩個禮拜前我聽說肯尼沒有要選了,我也開始表明我有打算要選科會長的意願。

但是真正比較確定的方案卻是到上禮拜才開始陸續出來,雖然上個禮拜基本上大局已定,但一直都還沒有正式公佈,真正定案時已經是上禮拜五下午,我也才知道有要搭副手這一件事情,最後登記的時間則是定在這禮拜一中午前。

然而禮拜一我以身體不適為由請假,我找李恆幫我登記,加上之前因為方案一直沒有確定,我並沒有再找副手,也臨時請李恆幫我問朱柏壅願不願意跟我搭,結果因為超過時間加上肯尼急著上課沒注意到李恆口頭告知,所以我沒有被列入候選人。

crazyj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